【十七年代养之恩难言谢,亲爹亲姐砸锅卖铁拯救病危养母】山东省有恩县吗,是什么年代有

  17年前,湖南岳阳县麻塘农技站的姜秋生、罗美兰夫妇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个女弃婴。从此他们把这弃婴当亲女儿抚养,17年如一日,无怨无悔。不料,艰辛的生活与劳累使夫妻俩相继患上了绝症。丈夫离开人世后,罗美兰也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她无奈地托小姑子寻找养女的生身父母,要把养女还给他们。当孩子的生父得知之一切后,发誓倾家荡产也要救活恩人。他的大女儿更是辞掉工作,来到医院病床前精心照料罗美兰。恩恩相报的动人故事感动了整个岳阳城。岳阳市委书记到医院看望罗美兰时,当即掏出5000元捐助她,市民们更是争相捐款捐物,一曲恩恩相报的动人之歌在洞庭湖畔广为传诵。��

  无私母爱,捡来弃婴当亲生�

  罗美兰和姜秋生都是1975年从洞庭湖畔的湖南岳阳县考入湖南农业大学的。毕业后,两人又一同分配到了家乡岳阳县农业系统工作,罗美兰在麻塘镇的县原种场当育种员,姜秋生则在麻塘农技站任农技员。两人于1981年喜结连理,第二年便生下了儿子姜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1990年10月7日深夜,刚进入梦乡的罗美兰忽然听到一阵婴儿啼哭声,她翻过身子,轻轻推醒睡意蒙�的丈夫,小声地说:“这外面好像有个毛毛在哭?”在丈夫的陪同下,罗美兰悄悄地起床打着手电,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个用小毛巾被包裹着的婴儿。她走上前一看,只见婴儿粉嫩的脸上已哭得发紫,双眼半睁半闭,气若游丝。�
  看着这个连哭的声音都细得快没了的小家伙,生性善良的罗美兰不竟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她一把从地上抱起婴儿。进屋后,她打开小毛巾被,里面有一张用钢笔字写着的纸条,上面写着“因家贫无力养活女儿,望好心人收养”的字样,纸上还写着婴儿是10月6日晚上出生的。�
  怀抱着这个出生还不到两天就被狠心的父母扔到了死亡边缘的小家伙,罗美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来了,和丈夫轮番抱着婴儿,给她洗澡、冲奶粉,然后一匙一匙地喂到她的小嘴里。待小家伙吃饱后,罗美兰又找出小花棉被将她重新包好,小心地放到怀里,轻轻摇晃,直到小家伙甜甜地睡去。当夜,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夫妇俩决定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并商量着给孩子取名红红。�
  由于红红刚出生不久就被亲生父母遗弃了,没能吃上母乳,免疫力不强,几乎三天两头就感冒发烧。为了增强孩子身体的抵抗力,罗美兰每天抱着红红满街找母乳喂。有时实在找不到奶水了,罗美兰就顾不上女性的矜持,撩开上衣把自己没有奶水的乳头塞到红红的嘴里,让孩子安静下来。尽管吸不到奶汁,可小家伙还是拼命地吮吸,直吸得罗美兰胸口灼灼生痛。�
  1992年10月,小红红突然低烧、咳嗽、呕吐。罗美兰抱着她找到镇上的医生,打针吃药,没有效果。罗美兰和丈夫赶紧将红红送到了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然而做了各项检查后都未发现异常,医生只好建议住院观察治疗。观察治疗了两个月,呕吐止住了,可低烧和咳嗽依然如故。无奈之下,夫妇俩又通过熟人联系到了长沙湘雅医院,医院组织专家会诊,还是未能确诊。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小红红活不过这个冬天,纷纷劝他们放弃治疗,可罗美兰不为所动,天天晚上抱着小红红进行物理降温。也许是天悯善人,在罗美兰的坚持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小红红的病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3个多月的治疗,花光了罗美兰夫妇10多年积蓄下来的1.5万元,罗美兰也整整瘦了12斤。�
  1994年6月,罗美兰和丈夫双双调到了岳阳县种子公司工作。每天不管刮风下雨,罗美兰都坚持自己早晚按时接送红红上幼儿园,在一次体检中红红被发现有弱视。医生建议罗美兰多带女儿到湖边或原野上放眼远眺,说这对矫治小孩弱视的效果非常好。自此以后,罗美兰和丈夫一有空就带红红到东洞庭湖边看船只,看日出日落,还让女儿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尽情地玩耍,这让红红简直乐坏了。�
  1995年5月20日下午,罗美兰独自带着红红到东洞庭湖边的鹿角湾去开阔视野。在美丽的鹿角湾,红红兴奋地数着船只,在湖滩上奔跑着,全然没想到危险正朝她逼近。当她跑到一片芦苇地,伸手去摘一朵美丽的野花时,突然一条麻灰色的近一米长的五步蛇忽地从草地里蹿了出来。这种湖区的五步蛇,毒性猛烈,攻击性强,人被它咬到要害处,半小时即可丧命。眼看毒蛇就要咬上红红的脚后跟了,罗美兰发疯般向女儿冲去,一把抱起女儿,然后飞起一脚朝毒蛇扫去。凶恶的毒蛇猛地朝罗美兰的脚踝咬了一口,腿很快发酵似的肿胀出来,罗美兰人随即跌倒在地,吓得红红“哇哇”大哭起来。当闻讯赶来的好心渔民将罗美兰救起送往医院时,她已痛得昏了过去。医院的老蛇医被罗美兰的爱女之举感动了,拿出了自己家中珍藏的祖传特效蛇伤药免费为她敷上。后来,他还多次来罗美兰家探望伤情,直到她伤愈为止。��


  含辛茹苦,养父母双双得绝症�

  蛇伤好后,罗美兰一有空闲又依然风雨无阻领着红红到东洞庭湖边远眺。到红红上学的年龄时,罗美兰带着她到医院检查,红红的双眼裸视力均达到了1.5。这一年9月,罗美兰送红红到县城条件最好的荷花塘小学上学。�
  那时,罗美兰夫妇俩人工资加起来不到700元,而且由于种子公司效益不好,工资经常一拖好几个月。为了培养红红,夫妇俩自己省吃俭用,年头到年尾舍不得买一身衣服穿,姜秋生甚至为此戒了吸了多年的烟。见红红喜爱唱歌,罗美兰在周末就把她送到岳阳市内的一所音乐学校,夫妇俩还为女儿买了一架电子琴。�
  1998年秋天的一天夜里,罗美兰在检查女儿的作业时,突然感到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便昏倒在椅子上。罗美兰以为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拿了点药后出院了。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经常感到双腿无力、视力模糊、小便频繁,好几次还晕倒在厕所里,人也变得越来越消瘦。她意识到自己身体可能出了毛病,就到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让她惊住了:I型糖尿病、血糖指数高达38,超出正常人的4倍。医生立即给她开了住院通知单,可罗美兰没有住院,只是开了点降糖的药物回去服用。�
  由于没有经过正规的治疗,罗美兰体内的血糖指标一直高居不下,很快就引发了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双眼视力下降到0.1,在接送红红上下学时,多次摔跤。眼看就要双目失明了,罗美兰才在丈夫的陪同下,向亲戚借了5000元,来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视网膜室,进行了氩激光凝手术治疗,摘除了病灶,重现了光明。趁着这次机会,丈夫俩领着红红参观了天安门、长城,圆了女儿多年来的梦想。�
  眼睛治好了,但罗美兰的糖尿病却并没能好转。1999年7月,她无奈地办理了病退手续,病退后的工资几乎少了一半。不久,姜秋生也从公司下了岗。为了保证两个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他不得不想法子贷了一点款,开了一家种子商店,但是书生出身为人又忠厚老实的他,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一年下来,钱没赚到,还亏了两万元。年底,他在叹息声中关闭了店子。�
  2000年春开学之际,夫妻俩东拼西凑也只凑了一个孩子的学费。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把上学的机会给女儿红红,让儿子辍学回家。此后,姜秋生带着儿子在外面打工。�
  谁料,新的灾难接踵而来。2003年“五?一”过后,姜秋生便感觉全身乏力,还时常拉肚子。他去药店买了点药吃下,可没什么效果。一个月后,他便感觉右肋部隐隐作痛,严重时疼得他大汗淋漓,人也日渐消瘦。2003年7月13日,他来到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确诊为血吸虫病引起的肝癌晚期,最多还能活四个月。�
  那天下午,姜秋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一个人来到了洞庭湖边,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手捧诊断书,不停地流泪。他不怕死,可是一想到身患重病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让他放心不下。哭够后,他悄悄地收起诊断书,像没事似地回到了家里。他决定利用这最后四个月的时间,四处打工多攒些钱。罗美兰在洗衣服时,发现了丈夫的诊断书,她顿时哭成了泪人。第二天,她说什么也不肯让丈夫再去打工,而是逼着他来到了专治血吸虫病的湖南岳阳湘岳医院治疗。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习,夫妇俩向女儿隐瞒了实情,只是对女儿说爸爸得了血吸虫病。�
[ 2 ]   2003年8月,红红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岳阳县第八中学。女儿的出息让病中的姜秋生倍感欣慰。他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了,为了把钱省下来,他不顾医生和妻子的劝阻,执意出了院,放弃了治疗。�
  2003年国庆节过后,姜秋生的肝部开始钻心般地疼痛起来,最后竟便血、吐血、昏倒,又被紧急送往湘岳医院。姜秋生醒来后,拉着守在病床边的妻子的手缓缓地说:“美兰,我就要走了,可我放心不下你和红红啊!你身有重病,而红红才13岁啊!她今后的路还很长啊!我死后,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红红的亲生父母,让红红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健康成长,努力考上大学!”罗美兰紧握着丈夫的手,泣不成声地说:“老姜,你放心,红红我已经带了13年,就是再苦再累,我也要将她养大成人。如果哪一天,我也倒下了,一定帮红红找到她的亲生父母!”说完,夫妻俩抱头痛哭起来。几天后,带着对妻子和儿女无限牵挂的姜秋生匆匆地走了,去世时离他50岁生日还差两天。�
  直到姜秋生去世时,红红才知道父亲患肝癌的真相,不由得悲从中来,哭得一塌糊涂。红红懂事地对罗美兰说:“妈妈,我不想再读书了!我想出去打工来给你治病,我不想刚失去爸爸,又再失去妈妈。”罗美兰怜爱地揽过女儿的头,哽咽着说:“傻孩子,你爸在世时最大的愿望就是盼望你多读书,读好书,将来考个好大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有出息的人。你如果不读书了,你爸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好宝贝,听妈妈的话,好好地学习,你读好书就是对妈妈最大的安慰,也是给妈妈治病最好的药方。”��

  轮回报恩,真情大义感动全岳阳�

  2007年3月7日上午9点,罗美兰与邻居张岳华一同步行去菜市场买菜。在走近菜市场时,她突然感到双腿发软,并不停地抽搐,只好坐到地上歇一会儿。大约半个小时后,张岳华买好菜出来,发现罗美兰已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经医院检查,罗美兰被确诊为糖尿病引发的骨髓坏死症,只能躺在床上了,而且活不了多长时间。面对死亡,罗美兰出奇地冷静。多年来的糖尿病折磨,使她与死神多次擦身而过,也使得她对生死看得很淡了。只是红红还小,一旦自己死了,红红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这时,她想到了丈夫临终前的嘱托,找到红红的亲生父母,把女儿还给他们,让女儿在亲生父母的关爱下成长。�
  3月10日下午,从又一次昏迷中醒来的罗美兰拉着前来看望她的小姑子姜友梅的手,哽咽着说:“友梅啊,我这一病说不定哪一天人就去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红红,这孩子可怜,也很可爱。拜托你,趁我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找到她的亲生爹妈。”姜友梅含泪答应了。�
  接下来,姜友梅和爱人在麻塘、新墙、荣家湾等地四处打听,寻找红红的亲生父母。那几天,老天罕见地下了一场大雪。姜友梅夫妇冒着寒风,踏着积雪,走了百多里路,最后才在荣家湾镇的乡下找到了红红的亲生父亲荣金良。老荣在生下姜红之前,已经有两个女儿,所以生下姜红后,一心想要儿子的他含泪将女儿遗弃。这么多年来,一想起被遗弃的女儿,他的心里就很不好受,总想自己的日子过好后就找女儿,补偿一份欠违的父爱。�
  见红红的亲生父亲找到了,病危之中的罗美兰终于舒了一口气。这天晚上,罗美兰将红红喊到病床前,万分疼爱地抚摸着女儿的脸说:“红儿 ,妈妈在世的日子不多了,妈走之前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不是妈的亲生女儿,你是妈16年前在自家门口捡到的。你的亲生父亲,你姑妈已经替你找到了,就在荣家湾的乡下,他明天会来看你。妈死后,你就回到你父亲的身边去,我也就放心了。”�
  母亲的话惊得姜红呆若木鸡。半响,她哭着扑到妈妈的身上,摇头着说:“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妈,我哪儿也不去,我只跟妈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第二天,荣金良来到罗美兰的病房里,16年来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日夜牵挂的女儿。16年仿若一梦,昔日襁褓中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婴儿,如今亭亭玉立地站在跟前。荣金良一时百感交集,他张开双臂将女儿抱在怀里。看到父女俩16年来的首次相聚,在一旁的罗美兰也激动得流出了泪水。�
  得知罗美兰入院不到10天,就花费了1万多元医药费,治疗费用已陷入困境时,荣金良的心揪紧了。16年来,罗美兰一家待女儿恩重如山,为女儿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连住院治病的钱都无法筹集到,此时他感到自己责无旁贷,说:“大姐,你就安心治病,我回去想办法给你筹钱。”�
  荣金良是一名靠养鱼为生的农民。1998年的那场特大洪水,不但冲垮了他承包的鱼塘,而且还冲走了房子,一家人至今连个窝都没有。不久,耐不住贫苦的妻子与他离婚,远嫁他乡,至今杳无音信。当时,他的大女儿才13岁,小儿子才5岁。没有了家庭主妇,荣金良一家的日子过得更加凄苦,两个女儿初中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家中只有小儿子还在勉强维持学业。如今恩人生命危在旦夕,荣金良没有多想就将家中值钱的东西全部当卖了,凑到了1200元钱。钱到手后,他马上将钱送到了医院。�
  为了能筹到更多的钱,他想到了打鱼。为了卖个好鱼价,荣金良每天4点多钟就起床驾着租来的船到洞庭湖水域打鱼,然后赶在人们上班之前到市场将鱼卖掉,这样一天一般能赚到50元。因怕自己晚上睡得太沉起不了床,荣金良干脆每天晚上趴着睡觉。然而几天后,东洞庭湖开始禁渔,荣金良只好转到没有禁渔的新墙河上游去打鱼。�
  2007年3月23日凌晨,荣金良意外网到了一条3斤重的桂花鱼。可收网时,绳子突然“啪”地一声断了,荣金良急忙跳进冰凉的河水里,伸手去抓渔网。新墙河水流湍急,一个浪打过来便将荣金良打沉到水里。待渔民们七手八脚将他救起抬到船上时,他的手里还牢牢地抓着那条的桂花鱼。这条桂花鱼,荣金良舍不得卖,在当天上午将鱼送到了医院里给罗美兰炖汤。�
  此时,荣金良在外打工的大女儿荣海燕得知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找到了,心里异常高兴。当她了解到养育妹妹的恩人病重住院的消息后,为了让妹妹安心学习,她二话没说,辞掉工作,来到医院照顾罗美兰。�
  罗美兰是重度患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荣海燕每天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房里,为罗美兰喂水喂饭,洗脸擦身,端屎端尿。罗美兰的下肢失去了知觉,为了防止腿部肌肉萎缩坏死,荣海燕每两个小时就要给她翻一次身,按摩半个小时。罗美兰心里很过意不去,她提出要找人来与荣海燕轮换,可荣海燕死活不肯答应。她动情地对罗美兰说:“罗妈妈,你当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好吗?况且我为妹妹尽点孝心,也是完全应该的!”�
  一天,荣海燕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苦瓜粉能治糖尿病,她就抽空,跑到菜市场买了几条好苦瓜。切苦瓜时,就抽空她不慎一刀削到了左手食指上,她悄悄地用毛巾擦去血迹。苦瓜切好后,她将苦瓜碎片放到暖气片上烘干,然后磨成粉末,兑上开水,一口一口喂给罗美兰喝。�
  罗美兰一家倾情抚育养女,荣金良一家尽力以德报恩的动人故事很快从医院传了出去。岳阳市委书记易炼红在看了报道后,当即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为治疗陷入困境的罗美兰给予大力支持,同时号召全社会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位爱心母亲走出困境,并率先捐了5000元。岳阳县委书记童康宁见到姜红后,鼓励她说:你好好读书,县里会资助你从中学到大学毕业。在市、县两级领导的号召下,全市人民纷纷向罗美兰献爱心,把各种上物品和救助金送进病房。�
  然而,罗美兰的病情实在太严重了,生命之烛已经燃到了尽头。2007年8月29日,罗美兰在岳阳市人民医院去世。咽气前,她拉着荣金良的手,断断续续地只说了一句话:“好好把……把小红培养出来,送……送她……上大学……”�
  一家人跪在恩人面前号啕大哭,姜红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荣金良拉着罗美兰的儿子姜良的手,慈爱地抚摸着他的头说:“孩子,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我会把你当亲儿子看待的……”�
  料理完罗美兰的后事,荣金良把姜红和姜良一起带到自己的乡下老家,请来亲朋好友吃了一顿饭,算是正式收姜良为义子。他当着大伙的面,含着热泪说:“老姜和美兰都去世了,从今天起,姜良就是我的儿子。此生,对走了的恩人我无以为报了,照料姜良就是我的义务。只要我荣金良有一口气,就一定要让姜良活得好,过得幸福快乐。”性格内向的姜良喊了一声“爸”后,只是低着头流眼泪。小红替他擦掉眼泪,在他耳边小声说:“哥,别哭了,今天你应该高兴啊!”�
  为了照顾姜良和读高中的姜红,荣金良把家搬到了县城罗美兰的房子,还特意把姜良的房间粉刷一新。�
  姜良原来一直在远离市区的一家煤厂打工。荣金良觉得在煤厂打工太辛苦,奔波好几天后,他终于在县城给姜良找到了一份送纯净水的工作。他还专程找到水站的老板,要老板多照顾姜良一些。老板说:“老荣你就放心吧,我从电视里知道了你们的情况,孩子很老实,我会关照他的。”听了这话,荣金良才放心离开。�
  见姜良已经25岁了,老荣又开始为孩子的婚事操心。他知道姜良老实厚道,不爱说话,使给亲戚朋友打招呼。见他这样着急,亲戚们都说,孩子的事就让孩子自己作主吧,你就不要瞎操心了。荣金良一听就急了:“我怎么能不操心?他的亲生父母都不在了,他的一生幸福,我荣金良有责任啊!”�
  私下里,荣金良暗下决心,万一不能给姜良找到合适的对象,他就把女儿小红许配给姜良。只要姜良一生过得好,他也算对得起恩人了。这段恩恩相报的人间真情,把洞庭湖的水都吹暖了……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