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枳娅:盲人按摩师的报恩计划】 盲人按摩师小说免费阅读

  周枳娅在为老人免费按摩。  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为按摩而生的。  ——周枳娅  四川泸州的罗汉镇临港社区内有家盲人按摩店,简陋并不起眼,但在十里八乡却颇有名声。只因店门上贴着一张显著的字条:“本店每个星期天上午8点到12点,专给60岁以上的老人按摩,义务不收费”。
  关爱伴随令她忘却残疾
  周枳娅是这家按摩店的主人,她始终带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31年前,周出生在重庆江津中山镇常乐村,即被发现左眼无眼球,右眼为先天性散光。
  “小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个残疾人。”周枳娅说,“为了不让我受到伤害,直到14岁前,家里从未有过一面镜子。”那时候,父母多次拒绝将她送人的劝说,还四下请求乡亲,一定把她当成正常的孩子看待。
  童年的周枳娅一直被身边人细心关怀着。家人为她准备了一条小凳子,反复教她扶着走路,快到三岁时她才终于迈开步子,而那根板凳竟被磨矮了一截。后来进了学校,周枳娅的同学也从未在她面前说过“残疾人”一类的话。
  可再美的梦也有醒来的时候,周枳娅得知自己是一个残疾人,她开始自暴自弃,赌气不吃饭,甚至还想过自杀,周母常常抱着她哭成一团:“孩子别怕,你有我们啊……你有残疾,可你不是废人!”
  渐渐地,周枳娅平息下来。“我决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热爱生活也帮助他人。”
  2000年6月17日,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周枳娅走进残疾人学校学习按摩。不仅学费全免,每月还补助生活费,这给她和她的家庭都带来了莫大的希望。周母拉着她的手说,“要好好学,养活自己,要帮助病痛的人。”
  学艺路上,周枳娅认识了好多像她一样怀揣梦想的可怜人,有的双目失明,有的聋哑,有的失去了双腿,但他们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心。他们聚在一起,相互鼓励、彼此照顾。他们常常会学到凌晨,只要有一位同学不懂,大家会一起帮助,这样的团结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周枳娅说:“记得有一次,我在学习中晕倒了,休息了几天,每天都有同学很早回寝室,给我按摩,教我所学的新内容,还从很少的生活费中大方地给我买营养品。”
  学了按摩后,周枳娅更加相信自己是有用的,可以用双手给人治病去痛,能够养活自己。周枳娅学得比谁都快,比谁都好,这让她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己就是为按摩而生的。
  自立谋生实施感恩计划
  2006年,周枳娅来到了泸州,在罗汉镇高坝的一间按摩店打工,一年后,萌发了创业的念头。经过一番准备,2008年11月1日,属于她的盲人按摩店开张了,周枳娅不再对自己的眼疾讳莫如深,自信地站出来,而这个3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承载起她对生活的梦想。
  周枳娅过去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她试了一些中药和一些西药,但是情况并不见好转。“后来我发现按摩可以逐渐修复这些问题,况且老年人类似问题比较多,所以就更倾向于为他们服务,给他们按摩。”
  “很多病痛只需我按摩几次就会好,可以不用吃药打针花钱的。”周枳娅很自信,“我知道病痛的难受,老人钱也不多,我要帮他们。”有了方向,她便开始实施自己心中的感恩计划。
  2012年3月,“星期天免费为老人按摩”的字条贴了出来。可最初她把想法跟同为按摩师的丈夫说时,背驼的丈夫却十分惊讶:“我们的收入不多,要养家糊口,供娃儿读书,你还……”
  经过一番理论,丈夫“妥协”了,同意每个星期天为老年病人免费按摩治病。然而,不理解的并不只有丈夫,同行也都笑她傻,没事找事;更有病人说她是没有生意,招揽生意。听到这些,周枳娅非常伤心,可她却并未收回决定,只要一见到前来的病人,便又立刻笑脸相迎。
  “今天星期天,不收钱!”
  ——“真不收?”
  ——“真不收!”
  周枳娅的坚持最终换得了丈夫的理解,他和妻子一道,照顾前来的老人。遇到困难的老人,即使不是星期天,也照样免费。
  可是如今,前去店里的顾客却只能看到周枳娅,而不见了其丈夫的身影。周枳娅笑着说:“现在老公被我赶出家门了。”为了维持家境,丈夫不得不到另外的按摩店打工挣钱。
  周枳娅说,她在周日为老人免费按摩已经实行了7个多月,“起初一个上午,也就是来两个老人,而且有的还是抱着路过试一试的态度来的,很多人不相信是免费的。”她笑着说,“现在好多了,大家越来越相信我,证明我是对的,是有用的。等生意好些,我会把老公叫回来,免得老人排队等太久。”
  周枳娅的店里常坐着一名84岁的老人,他每天最少到这里来单次,每次都坐会儿就走,像守护什么似的。
  “刘叔,今天感觉怎么样,我给你按按吧。”她微笑着靠近老人,轻轻地扶起他的手。老人名叫刘华炘,只要逢人就给介绍,“周枳娅是我闺女。”
  2008年,刘华炘重病在榻,体质虚弱,手脚冰凉僵硬,天气变化时还伴有阵痛,子女走访了市内各医院都医治无效。当亲人们准备放弃时,周枳娅主动提出帮忙,凭着多年来刻苦学习的保健知识和临床经验,她细心地照料着老人,每天准时给他按摩、扎针,还嘱咐其亲人为老人食疗。慢慢地,老人的病情一天天好转。周枳娅对老人无微不至,老人也打心眼里疼她,每天总要到店里看看这个“闺女”。
  在按摩椅上休息的郑老,也对周枳娅称道有加:“她照顾人那个细,子女都无法比。没有周枳娅,我们这几个老人可能早就走了,是她救了我们,她是一个好人,活雷锋!”
  “我很享受这种幸福”
  前些时间,周枳娅的事迹被媒体相继报道开来,引起社会反响,一度让周枳娅陷入烦恼。她一再强调,自己没做什么,不值得报道。
  “我早先真不喜欢他们(记者)来的,有些病人看见记者来,就走开了。”有的老人在她店里免费按摩一两次,就不来了,自己掏钱到别家店去。“我一开始很不理解,认为是记者报道影响了生意。”周枳娅说,“我心里更着急的是,老人的病痛并没有好,钱也不多,可是他们还不接受我为他们免费服务。”
  后来,一位老人告诉她,说一次次让她免费服务,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不来了,“你心疼我们这些老人,我们其实也心疼你呀!”
  现在,每天小店里都会有很多老人来这里坐坐就走,像串门一样,有时会带一颗糖来,像疼孩子一样递给周枳娅;有时老人请她到家里吃饭,她也像串门一样去了;有时候天气变化,他们还会特意前来很唠叨地叮嘱她;有时一些老人故意躲开星期天来,付钱给她,而她心里也懂。
  周枳娅笑着说:“我非常享受着这种幸福,最大的愿望是希望自己学好中医按摩、针灸技法,让更多的人健康快乐,看到病人渐渐康复是她最高兴的事情。现在我每天都坚持按摩眼睛,用药用敷,视力比以前好了很多,有空时,会看看医疗方面的书,增长知识。”
  这间不足40平米、月租800元的“盲人按摩店”,现在每月也只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其实照店里的生意来说,远远不止这个数。周枳娅不在乎这些,每天都乐呵呵地迎接她的病人,她的朋友和“亲人”。她说,“不管怎样,我都会坚持下去,帮助他们。”
  在下班之后,周枳娅会回到那间狭小的每月租金只需70元的平房里,因为有了爱她的丈夫和儿子,家变得敞亮。
  周枳娅的儿子李坤明,在泸化小学念六年级。“儿子很健康,不像我和他爸。”她笑着说,“他很懂事,也细心,每年的母亲节和我的生日,都要给我送一束他采摘的鲜花。”平时儿子也知道周枳娅的累和苦,所以会帮忙分担一些家务活,没有惹她生气,不让她担心。周枳娅告诉她的熟人和朋友,在她感恩别人的同时,儿子给她带来了很多欢乐,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