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照进现实的含义_让梦想照进现实

   梦想在熠熠发光,我们却活在灰色的现实中。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红蚁”――书中主人公阿普真正乐于去研究的东西――就像多年前那首引起共鸣的“我想去桂林”。《时间的推销员》这本书的精彩之处,不在于崭新的思想,却在于崭新的角度。无非是自由的时间与金钱难以同时左拥右抱的遗憾,就这么被作者以一个奇思妙想的寓言形式,写得如此形象又逼真,轻松而深刻,实在非高手难为之。
   对于拿时间换钱的大多数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个悖论和似乎永远逃不出的怪圈。可偏偏《时间的推销员》提醒了我。――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多。你所能决定的,只是如何来利用好这段赐予你的时间。――诚哉斯言!
   主人公阿普本来是无名国里一个像他的名字一样普通平凡的人――经历升学(读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就业(做的自然也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结婚(为了简约起见,书中略去了谈他与普太的感情问题)、生子(由于房子太小,无法要第三个儿子阿普3号),他一直怀有自己从没有时间去实现的儿时梦想――研究红蚁。让阿普不再普通的,是他发明的一个专利:用一个塑料瓶和闹钟,罐装5分钟的时间,每个打开它的人都可以拥有并尽情享受这属于自己的5分钟时间。经过营销,这瓶“自由5分钟”成为了该国的一个大众消费品,购买“自由5分钟”已经成为几乎所有人的习惯和爱好。
   在“自由5分钟”大获成功,风靡全国之际,阿普感觉距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了,他雄心勃勃地相继推出了“盒装自由2小时”、“大瓶装自由1星期”……然而,由于人们越来越热衷自由时间的消费,原有的制度遭到了破坏,社会秩序被打乱了。阿普受到了来自无名国利益团体、统治阶层甚至总统本人的阻挠。他的梦想、公司甚至生命都面临危险。
   坐在电椅上,临刑前的一霎那,阿普的灵光一现解救了他自己和这个国家。阿普和总统终于发自内心地拥抱在了一起。然后,拥抱之后,作者却给出了两个版本的结局,帮助我们把想象进一步延伸。无名国的国民到底将何去何从?人们究竟能不能把梦想照进现实?
   其实可以看出,这个寓言完全是建立在近乎痴人说梦一样的假想之上的――时间竟然可以罐装推销。然而,读者却会饶有兴致地跟着作者去推理和想象,他们好奇:接下来会怎样呢?再加上作者独特的幽默和调侃,阅读本身就是个奇妙的旅行,甚至就像自己享受了一个“盒装自由2小时”。
   这本书的细节之处会让读者产生许多共鸣,让你在脸上和心灵深处都不知不觉流露微笑或惊悚。比如这样的困惑:想不通为什么凭数学、语文、历史等的成绩来决定一个学生进入大学后是不是有资格研究昆虫;比如这样的表述:“如果不开车上班,就得在公车上耗费几个小时,而即使自己开车,也照样要几个小时。”;比如这样的情形:习惯了做车厢里的沙丁鱼罐头,突然进了一个空车厢,竟然找不到合适和舒服的姿势,最后还是选择像以往一样把脸紧贴在车门的玻璃上;比如:那些所谓专家们可笑的煞有介事和理论脱离实际;再比如:那些亲戚之间微妙复杂的关系……所有这些给人熟悉和默契感,就好像巴塞罗那和北京没有多远。一时间,会觉得作者就生活在我们身边,而不是远在西班牙。
   此外,本书的成功,除了作者的奇思妙想和妙笔生花,与译者的高超技艺也不无关系。就像一名学贯中西的厨师,把西餐加工后端到餐桌上来,没有破坏原来的风味,却能不动声色地让中国顾客可以接受它的口味。味蕾只是感觉到新鲜和惊喜,却不觉难于接受的陌生和刺激。作为同行,我深知其中的功夫不浅和尽心尽力。